按Enter键进行搜索,Esc取消搜索
首页 / 品牌故事 / 品牌动态 / 别人以...

别人以为他只会做室内设计,这个设计师却要在茶具里造一个中国

2020.06.24

设计可能不是一件完全纯粹的事情,特别是做与人相关的空间设计。琚宾,这个同行眼中的设计顽童,这个拿了各种十大设计师和设计奖的封面人物,尤其这么觉得。



别人以为他只会做室内设计,这个设计师却要在茶具里造一个中国(图1)

琚宾





“ 40岁的时候 ,才真正地打开我所有设计的门。




设计是一个不断发现自己,不断测试纠错的过程。也有很多时候,是市场在逼迫下做出的战略选择。琚宾觉得自己在 40 岁时达到了一种自在的状态,因为在不断的实践中,他慢慢看清了自己要的是什么,弄清审美这件事,研究设计与生活方式的联系。



别人以为他只会做室内设计,这个设计师却要在茶具里造一个中国(图2)



他喜欢读中国文化相关的书籍,因为他觉得西方著作的翻译有所流失,要读最本真的东西。越读,越陷进中国文化的浩瀚里,越觉得自己了解太少,越想与之发生更深入的联系。于是,从建筑、室内设计,他开始研究起茶具的设计。因此,就有了这两件与哲品一起合作的新作品。





一壶一诚




从一杯茶里就可以品味中国。茶对中国人来说,太重要了。茶马古道、陆羽茶经······多少文化沉淀其中。这也是琚宾设计这两套茶具的原因。在他看来,茶具是一个空间,也是一种建筑。



别人以为他只会做室内设计,这个设计师却要在茶具里造一个中国(图3)



这套一诚茶具,主体就是一把方壶。方正,像一座城池。在设计一诚时,琚宾满脑子都是汉代时候屋顶不起撬的房子、厚重的城墙。一诚的壶,承载了这些寓意,还有他内心深处的那一点诚,对历史对设计的真诚。



别人以为他只会做室内设计,这个设计师却要在茶具里造一个中国(图4)
别人以为他只会做室内设计,这个设计师却要在茶具里造一个中国(图5)
别人以为他只会做室内设计,这个设计师却要在茶具里造一个中国(图6)
别人以为他只会做室内设计,这个设计师却要在茶具里造一个中国(图7)

左右滑动查看图片


从中国美学上来,「诚」是本然之心,是本心本性的存有,是自然之真我与朴素本源之心的呈现。一诚的灵感源自方鼎,壶身浑厚而棱角分明 。又像一座最坚固的城墙,守卫着内心的平和。四周的间架和条理,让它显得更加稳重。壶嘴与壶把处圆滑处理,与壶身形成方与圆的关系,耿直与圆润并存。 配套的四个一诚杯,上方下圆,方圆之间刚柔之美并进。



别人以为他只会做室内设计,这个设计师却要在茶具里造一个中国(图8)



方壶选用产自江苏宜兴黄龙山 4、5 号矿井的原矿青灰泥料,由陶艺家洪军制作,外观古朴,色泽简朴古雅,沏茶不失原味。而且这样的材质,泡养后更易形成包浆效果,养出赏心悦目。君子之道,以诚待人,以茶待客,一诚待人。





一线生情




别人以为他只会做室内设计,这个设计师却要在茶具里造一个中国(图9)



相比于一诚的刚柔并济,琚宾的另一套茶具一线,则更显柔美。它的灵感来源于中国的折扇,折痕如水波如裙褥,在壶身漫开,别具韵味。壶身以流线的形式收尾,如流动的水滴,似凝固的空气,水灵轻柔,干净利落。



别人以为他只会做室内设计,这个设计师却要在茶具里造一个中国(图10)
别人以为他只会做室内设计,这个设计师却要在茶具里造一个中国(图11)
别人以为他只会做室内设计,这个设计师却要在茶具里造一个中国(图12)
别人以为他只会做室内设计,这个设计师却要在茶具里造一个中国(图13)

左右滑动查看图片


一线更多展现的是中国文化元素,一种自然展现的东方柔美。与之配套的一线杯,上椭圆下方正,柔中带刚,行云流水,倾一杯茶,茶香四溢。选用江苏宜兴的紫泥料,泥质细腻,制成茶具后外观紫红,古朴典雅。包浆效果一出,养出心性。


一壶茶,见大道理。琚宾此次与哲品携手,这两套茶具也许能给你带来新的生活方式,那是东方式的,心灵式的。





琚宾老师的采访集锦




别人以为他只会做室内设计,这个设计师却要在茶具里造一个中国(图14)


Q1:你怎么看待大家说你所谓的慢性子呢?


你的慢不是因为仅仅是一个态度,我感觉还有一个你所处的环境,或者说你应该待的环境,或者你为了让你更有状态的时候,你应该塑造一个什么环境,这都是我比较在意的。


因为在我的理解里面,空间是可以改变人的行为方式的,行为方式是可以影响人的生活态度的,进而改变你的生活质量,所以我很注重这种物理空间的属性的。你比如说像我们这个办公室,我个人不想把办公室弄得太设计,这是我不希望的。


我希望那个地方你都自在,你往那儿一坐,你能坐很久的地方。我们现在坐在这里,我都可以坐一天,因为我一直看着外边的这种绿色,我对于高层的房子有一种无形的抗拒。我认为人还应该把自己的视角放得更低一些,不要让自己看到那么多。


Q2:大家评价琚宾老师都是,他是特别东方的设计师,你怎么看待这种标签? 


我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大家认定的东方了。可能因为语言的限制范围之内。我的英语不好所以我没有办法阅读原版西方的书我只能阅读别人翻译过来的但是别人翻译过来的那些书我相信他对于原著肯定有一些折扣的。


当然我还是会看一些纯英文的书籍比如像刘东阳推荐这本The Environmental Imagination: Technics and Poetics(《环境想象:工艺和诗学》),虽然看得不是很懂但我试图去里面寻找和我关系的东西。


所以我不如把我的经历花在对于东方书籍的阅读上面这是我最开始的阅读。后来逐渐逐渐发现了集中在老庄资治通鉴我觉得这些都是应该的。它是一种生活方式你阅读的方向我对于东方感兴趣所以我书的范围在这个里面你会发现你还是读不完书是越读越自卑的这个是没有办法的这个海太深这个就是我的状态了。



Q3: 是不是设计师做设计都得先有自己的道,然后才有自己的作品? 


我们现在做的这些设计,多数时候是具备一种作品意识的状态下所呈现的一种服务。一诚一线,就是做那个壶的时候,我脑子里面想到的都是经典的画面,都是最经典的,比如说中国汉代的时候屋顶不起撬的房子,然后我们的那种城墙,然后中国人的那种宽度、力量和厚重,我脑袋里面都是这些,这些在你的脑子里面,你一定想找一个载体去承载你。


还有一种就是一诚,内心深处的那种东西,所以我一诚的壶,本身应该承载了我很多的东西,就是一个是我内心想的,一个是我画面描述的,在它上面所呈现的。我认为它能代表我当下,它也是一个房子,它也是一个建筑。它能代表我的思考,我认为我会把它放在我的身边,因为我感觉它能够代表很多感情,东方的,本土的,都有的,它是我当下所有思考的集成。 


别人以为他只会做室内设计,这个设计师却要在茶具里造一个中国(图15)


Q4:它是一个思考的集成? 


对,它里面包含了思想层面的,专业层面的,还有内心层面的,然后还有你内心深处,就是一诚,都可以包含在那个里面了, 包括一线 。



别人以为他只会做室内设计,这个设计师却要在茶具里造一个中国(图16)


Q5:从做空间到做产品,这次跟哲品合作,是不是存在一些转换呢?


对于我来讲没有转换,因为它都是空间的,都是盖房子,都是一样的。只是你在这种专业的功用上你会做一些学习。其他没有不一样了。就像衣服一样,服装是离人体最近的建筑,就是这样。 


Q6:第一次与哲品合作产品有什么感受可以跟大家分享


我对于我的方案从一开始出来很坚定的。一出来就没怎么改,改的都是一些材料属性、细节。我觉得哲品还是有心要做一些很多样的事情。我觉得打样打1次,打2次,打5次都没关系,因为我没那么着急,只要最后是我想要的样子。现在我觉得产品已经实现到我f想要的样子了。